阿墨子

――欢迎来到我的小屋。

Summer's Song

如同夏日小情歌般,甜蜜的让人窒息

老常:

二宫和也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一般。


因为只有他会问这样的问题。


比如,甜甜圈为什么中间有个洞。


比如,蜜瓜包为什么没有蜜瓜。


到了初中那年,他的问题变成了。


生田君为什么是个外星人。


甜甜圈没有中间的洞就成了普通的面包。


蜜瓜包大概是为了应付嘴馋的小孩才起的名字,因为它的外型根本不像蜜瓜。


就像生田君也根本一点都不像是个外星人。




二宫和也早熟,早熟的结果就是他坐在一群同年龄的孩子中间,总觉得自己与人隔隔不入,自己总用慈爱的眼神看着他们嬉闹,虽然多半他的邻居会吐嘈说那根本就是白眼。


那时候的日子好像每天都是一模一样的重复着。直到某天早上,老师把生田君带进了教室,介绍着说这是生田斗真,是来自外星球的哦。那口气活脱脱就好像生田君不过是来自隔壁春兰初中般。


外星人?!


二宫和也想,地中海老师终于也难得幽默一把了。


地中海老师说那生田君,就自我介绍一下吧。




为什么外星人会用纯正的日本名字。


为什么外星人长得像地球人。


为什么是生田斗真不是生田斗马。


DB19841007号星球是在哪里。




生田讲了多久,二宫的疑问就有多少。


末了没等他反应过来,老师便说生田同学,自己挑个位置坐吧。


于是同学们窃窃私语,跃跃欲试。


可是生田却径直走到二宫边上,说我想坐这里可以吗?




“哦,可以。”二宫和也面无表情。


二宫和也不想显得自己很弱智,他觉得这可能是综艺节目联合学校搞的整蛊节目,他看过的,比如在空无一人的街道里突然涌入一大堆人来测试被整蛊人的反应。


地中海老师还在台上滔滔不绝。


他说生田君是为了完成任务才来的,大家要帮助他尽早完成任务哦。


同学们异口同声的回答着“是”,然后不停的偷瞄着二宫或生田。落在二宫身上的目光是羡慕的,这点二宫还是分辨得出来,好比落在生田身上的就是好奇。




所以,什么任务。


二宫托着腮,一脸不符合年纪的老成。




“好事任务。”生田君突然转过脑袋。


“诶?”


“你刚不是在问吗?”


“我只在脑子里问。”


“哦,我刚没说,我的超能力其中之一是可以看到边上人的想法。”


生田君笑眯眯的,二宫和也却如坐针毡,等下一下课他就要把这事告诉隔壁班的他的邻居相叶雅纪,一定能吓掉他的下巴。


“我不是神经病。”生田君委委屈屈的,又一本正经。


二宫和也不理他,竖起课本挡在脑袋前,决定假装睡觉。啊,不对,如果是整蛊节目的话,他睡觉的样子会被拍到电视上去的,被妈妈看到的话会被打死的。


可是如果睡的话,大概会被夸说是个神经大条的潇洒少年郎吧。


二宫和也挣扎着,最后决定睡五分钟,醒五分钟,这样节目组就可以按照需求来剪辑了。




可是直到下课后又上课,他去了趟厕所,看着生田君去了趟厕所,然后他去找了次相叶,没找着,回来时看到相叶已经围着生田君攀谈,嘴巴大张着说好厉害啊。


“什么好厉害啊?”二宫和也问到。


“生田君说他可以飞哦。”相叶说生田君那可以带我一起飞吗?


生田君有点害羞的说自己畏高,而且年纪还小,飞不快。


“既飞不高又飞不快……阿拉蕾里的酸梅超人吗?”二宫和也吐嘈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冷眼看着平时围着自己打转的邻居现在却围着生田君转,同他解释着酸梅超人的模样。


“那我也要穿那样的衣服吗?”生田君皱着眉头问到,他说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啊,把内裤穿在衣服外面。


于是相叶跟着他一块烦恼起来,直到上课铃响了还说等下午休时来帮着一块想。




笨蛋。


一对笨蛋。


为什么笨蛋可以变成复数的。


我被生出来其实是为了挽救下这个星球的笨蛋指数的吧。


二宫和也有点累,他刚找了一圈都没找到隐藏着的摄像头。




午休时,生田君晚了一步,没在残酷的小卖部生死战中突出重围买到任何东西。


哦不,还有一瓶牛奶。


生田君说这个就够了,我们星球的人都只吃青菜喝牛奶。但他的肚子却轰轰的叫了起来。


相叶说我分你一半便当吧,你也太可怜了,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来这里呢,你的爸爸妈妈呢。


生田君说他们在我那星球上啊,过几年等我弟弟大了也要到离开母星去别的星球进行历练的。


“不是指派的,星球是用抽的。”生田突然转过来面对着二宫解释着。


“我没问!”二宫和也戳着便当。


“你脑子问了。”生田指了指脑袋瓜子,被啧了一声。


相叶说没事小和就那样,我姐说可能是生理期。


“笨蛋相叶,才没有什么生理期好不好,你知道什么叫生理期吗!”二宫把便当戳得更用力了。


“就是莫名奇妙发脾气的日子啊,我姐说一个月至少有七天会这样,我有数过哦,小和一个月里也差不多是这么多天不高兴。”


气都气饱了。二宫和也把便当往边上一搁,继续做着忧郁少年的样子。


相叶说二宫不吃了,那我们分他的便当吃吧,这样下午才不会肚子饿。


生田原本拒绝着,因为他刚吃了一口相叶的便当,被辣得直掉眼泪。可是相叶是个好人,他抚摸到和善的温柔电波,于是尝试着又吃了一口二宫的便当。


芝心汉堡排。


生田捂着嘴巴感动到眼泪都流了下来。


他说,二宫君,刚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了!


噢,任何一个人类如果只吃草和牛奶长大,那随便什么肉都会是最好吃的东西啦。


生田君泪眼汪汪,他说原来这是肉啊。


原来这就是肉啊!




原来真的是个神经病啊。


二宫和也已经懒得去找摄像头了,他放学,然后不等相叶便径直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妈妈正在看新闻,看到二宫回来忙招着手说我听说外星人去你们学校读书了,怎么样,长得可爱吗?


“整蛊整到家里来了?”这是二宫的第一个疑问,好在他很快看到了电视上的新闻,简单的提到了DB19841007号星球上来的小客人,是为了做好事而来的。


这么童话的设定是不足于让二宫和也信服的,而且节目组很可能录个假视频然后在这个时候播放啊!于是他连续跑了三家便利店把买来的不同报社的报纸排成排,这才勉强相信了生田君是个外星人。


毕竟要三家报社做出假新闻的费用也太高了点。


二宫和也满意着把报纸往包里里一丢,打算回家了。




“你们在干嘛?”二宫和也看了眼站在树下的相叶,和已经爬到树上的生田。


“救小猫啊。”相叶说二宫你怎么自己先走了,我们刚看到小猫下不来了,一直喵喵叫啊,生田君说要把小猫救下来。


“哦,那小猫呢?”


“生田君一爬上树,小猫就自己爬下来了。”


“那生田君为什么不下来。”


“诶,生田君不是说过了吗,他畏高。”相叶说你来得正好,帮我看一下哦,我去借梯子。


二宫和也叹了好长一口气,为什么外星人会爬树却不会下树的。


他说相叶你不用借梯子了,你扶好自行车就好,我站在自行车上,让生田君踩我的肩膀下来。


相叶说小和你真好,都不怕会被踩得长不高。


二宫说全班现在我最高好吧。




“生田君,不要磨蹭好不好。”二宫扒着树抬头朝树枝上吼到。


生田擦了把泪花,咬着牙探出一只脚。他说二宫君你真的不会动哦?


“废话,你不是会看到别人的想法吗!”二宫抬起脸没好生气的说到,然后生田的一只脚就准确无误的踩在他的脸上。


二宫和也下意识的甩头避开,造成的结果便是生田慌张的松手从树上摔下,二宫反应再快也只来得及抱住生田一块摔在地上。


相叶说你们也太不小心了。


二宫说闭嘴。


生田说都是因为我你才摔断手的呜呜呜呜哇哇哇哇。


二宫说我说了,“闭嘴!”




二宫和也在初一那年把手摔断了。当了两个月的大爷,每天有外星人接送他上学,坐在自行车后座上,风鼓起衬衫。


哦,二宫和也应该接受了生田斗真是个外星人的设定。


毕竟没人像生田那样,骑车骑到一半会下车帮扶老奶奶过马路。有时是捡个球,有时是去帮忙拿作业。


二宫和也蹲坐在天台上,他说生田君,你也不能太好叫唤了知道吗?!


生田君说可我就是要来做好事的啊,要做完才能回到母星上。


好事得做多少呢?




有天载着二宫回家时,骑到河边生田又被叫住了,几个隔壁班的同学说生田你看到那只狗没有,它掉河里了,你快去救它。


生田哦哦的说好啊,把车子一停说二宫你等等我就急匆匆的跑向河边了。


二宫拉都没拉住,明眼人都看到那几个混帐家伙在笑了,为什么外星人可以这么傻的。


果然生田刚踩进河里,连衣服都没来及脱的踩进河里,小狗就自己游上了岸,它刚也不过是被这几个小孩子哄下河而已。


生田跟在小狗后面爬上了岸,还摔了一跤,整身都湿透了,那几个同学怪笑起来,说生田君根本不是什么外星人,哪有这么笨的外星人,根本是落水狗。


落水狗星来的家伙。


“才不是!”二宫扯着小尖嗓子吼了一声,他在班级里虽然话不多,但因为脑袋瓜子聪明,没几个人敢惹他。他现在这么一吼,那几个人也呆了。


也不过呆了几秒,然后便一哄而散,怪腔怪调的连二宫一并嘲笑的话语散落在河堤。




生田君坐在岸堤上拧干衣服,他说二宫君谢谢你。他说谢谢的时候眼睛眯成拱桥,弯弯的。


小狗在边上甩着水,生田学小狗的模样甩着头,一人一狗溅了二宫一身。


“烦死了,不要甩了,先回你家换衣服啊。”二宫翻了个白眼,自己先行折回自行车边上。




生田君捞起小狗放在自行车前面的篮子里,听话的载着二宫先回了自己家。


生田的家是个一居室,虽然有个电磁炉但只用来热牛奶。冰箱里也只有牛奶,生田说晚点再去吃碗拉面。


他现在无比的热爱着地球上的食物。


二宫哼了一声,说你赶紧换衣服,今天我请你好了。


生田O了嘴,说二宫君你是不是病了?


二宫说你才病了呢,我请你吃饭你说我有病?


生田说可是相叶君说哪天要是二宫请客,肯定就是病了啊。


二宫拿着毛巾把小狗擦干,说笨蛋就不要相信笨蛋的话。




可是也只有笨蛋才会相信笨蛋的话啊。




生田家里的摆设简单的可怜,惟一像样点的是桌上摆着一个大大的沙漏,沙子发着荧蓝的光。


生田说这是好事记录仪,每做一件好事,就会根据好事的大小掉下一些沙砾。


沙漏的底部已经聚了一小撮沙砾。


二宫说好辛苦啊,这要做多少好事啊。


生田说不辛苦啊,认识你们很开心啊。


二宫看了下自己其实早就已经好透了的胳膊,头回生出点点愧疚。




所以拉面加了叉烧肉,就当是补偿了。




隔天相叶说真好啊,我也就生日的时候让二宫请过客。


而且只是一根棒冰。


生田说诶,棒冰是什么?


这个时候生田已经能从小卖部里杀出重围买到自己想吃的食物,暂时排名第一的是咖喱饭,其二是炒面面包。而且因为他是外星人,小卖部的欧巴桑经常免费送他一瓶香蕉果奶。


相叶说棒冰就是棒冰啊,夏天跑完一圈后再吃是最舒服了。


二宫被这话提醒了下,还有一个月就是暑假了。


所以,“生田君,暑假要做什么呢?”


“打工啊。”生田说来这里的时候准备的钱不多,当然主要是因为他贪吃,把生活费都用在了吃上头。所以这时候就得自己找工作多赚点钱了。


“你呢?”生田问。


“只要不晒到太阳哪里都好。”二宫这么回到。




都已经这么说了,二宫还是被叫了出来。因为相叶中暑了,所以本来要跟生田一块去帮人洗游泳池的任务落到了二宫头上。


相叶说就拜托你了小和,你也知道生田君笨笨的。


二宫说你也没差多少。


相叶说可是生田君可以看出别人在想什么,没咱们在的话不小心说出口就不好啦。


没人喜欢被说穿。


有话直说的相叶除外。


“我也不喜欢啊。”二宫说,可是生田君好像一开始就知道他不喜欢,所以后来再也没说破过二宫的想法。




拿着刷子刷游泳池底砖的时候,生田君突然敲了敲脑袋。二宫被晒得两眼发晕,站在一边看他的动作,说难道外星人也会中暑吗?


生田说不是,是屋子里的人想得太大声了,咱们现在站在游泳池的底部,就像个收纳器一样,把声音给吸收过来了。


哦,那是什么呢?二宫有点迷糊,突然想到当初自己骗生田说手臂没好,说不定他也早知道了。


“想着怎么让太太在泳池里溺水。”


“哦。”


“诶!等下,这才不是哦就能说得过去的事啊!”二宫拉着生田的手臂说你确定吗?


“确定啊,要报警吗?”生田君问到,两眼清清澈澈的。


这事警察才不会相信。二宫摸着下巴,说只能靠咱们了。


生田说二宫君你这样好像柯南哦。




泳池刷好了。报酬也拿到了。两个人却没走,到了晚上依着生田听来的计划,到了差不多时间便从围墙里翻了进去,蹲在盆栽后头守株待兔。


二宫拍着蚊子,说到时候要用手机录下作案过程,然后咱们再下去救人。


生田点头说好,然后搓了搓手指头,发出艾草的香味。


生田说这能驱蚊。


二宫说你们星球也有蚊子?


生田说有,可大只了,有拳头这么大,平时抓到了就用线绑着绕着飞,抓得多了大伙就比赛谁的转的快。


二宫总觉得生田在骗自己。


生田说我没骗你。


二宫说不准读我在想什么。




果然到了时间,这家的男主人就把事先迷晕的妻子抱了出来,放在泳池边上,半边身子挨着水,只要当事人一不小心翻个身就能掉下去。


二宫录好了视频,生田君冲了出去。


只是两个小孩力量根本抵抗不了大人,还差点害得女主人掉下水去真的差点溺亡,幸好相叶总算在该出现的时候带着警/察出现,救了二宫和生田,哦,还有女主人。


事后,记者过来采访,生田照着二宫说的,是无意间偷听到的。


因为救了人,生田和二宫得了笔奖金,生田拿了奖金后就开始跑圈,记者和警/察们面面相觑,只有二宫淡定的走进边上的便利店挑了两根棒冰,然后在生田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时递给了他。


“啊!”生田君头回试冰的东西,惊讶的两眼都睁得大大的,然后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和,被棒冰冻住的舌头。


二宫笑出了一块腹肌,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




因为生田也没什么非常特别的本领,渐渐的大家就忘了他是外星人这件事,只觉得他不过是乐于做好事的普通人罢了。


初一初二,转眼就是初三。生田还是骑着自行车载二宫上学,后面跟着长大了的狗狗。相叶说以前看斗真载着你怪可怜的,小小只的吭哧吭哧的,现在我从对面看过来,竟然没发现小和你坐在后座吔!


二宫心想一定都是当年那一脚踩的。


生田乐得眼眯眯的,然后转头跟二宫说相叶有喜欢的人了。


可是相叶这次不再像以前那样无所谓,反而大喊着这种事不可以说出来啦然后跑掉了。


“为什么会生气?”生田不明白,转头问二宫。


“因为会害羞啊。”


“为什么会害羞?”


“因为那是喜欢嘛。”


“为什么喜欢就会害羞?”


“嘛嘛,等你有喜欢的对像时就懂了。”二宫和也觉得自己不再‘为什么’肯定是因为身边有这样一个为什么的家伙。


“我有啊。”生田说到,一本正经的。


“你啊。”


二宫和也看着指着自己的手指,心漏跳了一拍。




“还有相叶。”生田摇摇脑袋,可是我不觉得害羞啊?


“诶,二宫你要去哪里?为什么突然走这么快?因为相叶说你矮了吗?可是男人志不在身高啊。”


“吵死了!”




相叶还是分享了自己的喜欢。脸红通通的趴在天台栏杆上往下指,说那个短头发的。


是个很厉害的女孩子,正叉着腰在教训打球的男生们。


“相叶果然是抖M呢。”生田说到。


相叶说你竟然懂得什么是抖M了!


生田说不是我,是二宫说的。


二宫已经懒得吐嘈,但闭嘴两个字还是要说的。


相叶说毕业旅行的时候我们班打算去镰仓吔,你们班呢?


二宫说估计也一样吧,只要老师不突发其想去远的地方就好。


相叶喜滋滋的,挂着一脸的笑,他说我打算在海边表白。


二宫一脸了然,说你想学漫画那样喊着我喜欢你然后跳进海里吧。


相叶说不能说出来的啊,不然没有感动与惊喜了。


二宫切了一声。


生田全程静静的听着,最后说我也好想看看大海啊。




生田说我在的那个星球,淡水资源很丰富,海水是很希奇的啊。


相叶用手比划着,说海有这么这么宽,海天一色的时候最美了,都是蓝色的,蓝色可漂亮了。


生田嗯嗯的应和着,说蓝色最漂亮了。




初中是直升的,原本不怎么期待的事情,因为相叶的表白计划和生田对看海的渴望而变得值得期盼起来。


三个人每天的天台午饭都在讨论这件事,连表白那天相叶要穿什么样的泳裤都计划着。而且生田则要吃大佛馒头,银鱼鸡蛋卷和猫舌头甜筒冰淇淋。


二宫说,二宫想了半天说我要是不用去就好了。太阳好晒啊,天气好热啊,为什么一定要毕业旅行呢,老天保佑发生点什么事阻止这次旅行吧!


相叶和生田没理他,两人还在讨论着游裤是碎花好还是昆虫的图案好。




就在毕业旅行的前一天。


二宫坐在客厅无聊的看着电视,新闻上说有片超大的慧星碎片正在朝本岛袭来,专家正在紧急研讨应对的方法,请密切关注追踪报道。警报也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呜啦啦的要大伙赶紧到防空洞里去躲避。二宫啪哒摔了摇控器,正想着生田那家伙还没遇到过这种事该去通知他才对,又想到相叶的碎花泳裤暂时用不上了。


可是没等他被家里人拉着往外跑,又听到新闻上说有个身影朝着慧星碎片进发了,啊啊,是来自DB19841007号星的生田斗真君啊!


“诶?!”二宫甩开家里人的手,冲回了电视前。


摄像机拍到的是小小的身影,黑黑的一小只,也看不清到底是不是生田。


主持人嘶吼着,说高清镜头现在传输过来了,大家看啊!


二宫听话的睁大了眼睛。


果然是生田那家伙。


这是逞英雄的时候吗,不是说了畏高也飞不快的吗!二宫整个人霸在电视前,在听清了地点后就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我说的发生点什么事才不是这样的事,老天快把我的话收走啊!二宫伸手抹掉了一把汗,还有泪。




跑得快不行的时候,相叶在后头骑着自行车赶了过来。


两个人轮流载着对方赶到了生田家,那里围着一大群记者,可是看不清生田了,抬起头也看不清。一个记者说已经穿越大气层了吧?另一个记者说可能吗?


二宫努力的睁大双眼,相叶也是,生怕错漏了什么。


过了不知道多久,二宫看到一些碎片在天空炸开,金黄灿烂。


“像流星一样。”相叶说到。






危险解除了。新闻欢天喜地的播报着。人们也欢天喜地的庆祝着。


二宫避开了人群,走进了生田的房间,地板上还放着已经整理好的行李,狗狗就守在一边。桌子上大大沙漏在二宫走近的一瞬间掉下了最后一片砂砾,发着荧蓝的光。




“回家了吧。”相叶说到,在他们坐在江之电上时。二宫像没听清一样转头看着他,于是相叶又这么说了一遍。


“大概吧。”




那天相叶没能表白成功,因为二宫抢在了他前面跳进了海里。


跳进海里一瞬间的冲击后便听到海流的声音,世界仿佛安静下来,能听得到自己的心声。


喜欢。


我也喜欢。


我也喜欢你。


二宫发现这样的表白的好处了,眼泪如果混在海里便不会被发现。


快要不能呼吸时一个猛子探出海面,海天一色,蓝得亮眼,可漂亮了。






时间继续走着,世界平和得好像从没有个叫生田斗真的外星人来过一样。二宫和也读完高中读大学,然后毕业进了银行做事,他说既然每天都要做一模一样的事,过一模一样的日子,那还不如对着钞票,至少心情会愉悦点。


他从一个银行柜员慢慢的做到了分行经理,庆祝他升职的那天晚上,相叶喝醉了,跟其他人说我见过最漂亮的流星。


“你们要不相信,可以问小和。”相叶指着二宫,却在看到二宫的表情时突然酒醒了一般。


散席的时候,他们俩同路,相叶说你还记得我当年穿着碎花泳裤打算表白的那个女生吗?


二宫点点头。


相叶说我前几天遇到她了。


然后我想起原来喜欢是这种感觉啊。


相叶说年纪越大,喜欢有时都不纯粹了。


你呢,小和。


你还在喜欢斗真吗。




生田家那个大大的沙漏被二宫和也悄悄的搬回了家,只是无论他正反来捣弄着,都无法让沙漏掉下一片沙砾。


狗狗的年纪都已经大了,可还是被二宫叫狗狗,因为当初生田也没给取个像样的名字。




二宫说我早就忘了他了。


相叶听了笑了下,随手指了颗星星说,斗真就在那颗星上看着咱们呢。


二宫也真的顺着手指看过去,是挺亮的一颗星星。只是眼光顺着相叶的手落到正前方时,却看到一个男子站在不远处。


相叶尴尬的收回手。


男生倒蹭蹭的跑了过来。


“不是那颗星,要远得多,所以你看我口信这时才捎到,虽然主要还是因为我迷路了啦。”男生说我要回母星了,我哥托我带句话,他说他没事,就回家了。


男生长得肖似的生田。


相叶啊啊的半天,直到男生挥着手消失在夜色中才激动的转过身跟二宫说我就说了他是回家了嘛!


已经三十的大男人说着这话却哭了出来。


只是回家了真是太好了。


没出事真是太好了。




二宫不记得自己那天到底哭了没有,情绪有时过于复杂会使人选择性去遗忘一部份。


他只记得刚走到自己家楼下,就看到一个瘦高的男子在他家门前打着转,在看到他时慌慌张张的跑上前说我那天晕过去了,醒的时候就已经被接回母星了,我有让我弟捎了口信的,他捎到没啊……


“还有二宫,你好像就没再长高了吔。”


“闭嘴,吵死了!”


“明明很高兴的嘛。”


“不许读我在想什么!”


“我也喜欢你哦。”


“……笨蛋。”


“诶,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很高兴还要骂我是笨蛋?”


“为什么要在到底是亲上去还是继续骂闭嘴中做思想斗争?如果是我的话肯定就是亲上去啊,不过亲的话在我们星球上要是伸舌头的哦。”


“在地球上也是要伸的啦!”


“哦……那还亲不亲?”


“亲!”






“汪!咆呜!”


“哇,是狗狗吔!”


“亲的时候不能想别的事,狗也不行!”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28)
©阿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