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墨子

――欢迎来到我的小屋。

令人沉醉的爱恋

*本文是狱都事变的平田cp同人文。尽量不ooc,这是我第一次写肉,请多指教。

*分级:NC-17

*是在双向暗恋前提下的酒后sex

*CP:平腹×田噛

文/阿墨子

田噛是个很怕麻烦的人,而身为他的搭档的平腹却是个很麻烦的人,轻率而且看上去很靠不住,无疑应该是被田噛所讨厌的人排名第一。但他们却成为了一个绑定组合,至于原因,问肋角桑他也是模糊地概括过去。怕麻烦的田噛与很麻烦的平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意外的很默契。

田噛在工作中难免会偷一下懒,而平腹可以在田噛偷懒时帮他干鱓他不想干的,表面上是平腹不想被田噛的鹤嘴锄给碎尸万段,但实际上平腹还是挺愿意听田噛的话的。

平腹最近很不大对劲,虽然对于他的同鱓僚们来说他仍然像个笨鱓蛋一样,没有什么不对的,但这只有平腹自己一人知道。平腹发现,在田噛睡觉的时候,他会花更多的时间去看着田噛的脸,而不是躺在旁边一起睡觉。刚开始并没有看很久,只是十分钟,但慢慢地越来越久。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甚至是一个小时都有,并且乐此不疲。

平腹看着那张安静的脸庞,黑色的发鱓丝。好想摸一下。这样的想法在平腹的心里萌发出来,但结果也是被田噛打得很惨。于是平腹揉鱓着红肿的脸并发誓再也不要在田噛睡着的时候做什么奇怪的事,否则下一次自己的胸膛会被鹤嘴锄给穿破。

平腹观察着田噛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甚至是在田噛醒着的时候,他会凑近去看下田噛那双橘红色的眼睛,这让他想起那黑夜中点燃的灯笼,但他不能盯很久因为可能下一秒田噛会用两根手指把他的眼睛戳瞎。

田噛似乎不怎么在意平腹这样,他也没有想太多毕竟用他的话来说:那样的话事情岂不是多了起来,好麻烦。而平腹也跟平常一样没心没肺的笑着,拿着铲子到处乱晃,担任着他的“麻烦制鱓造者”的角色,没有什么是值得担心的。

没错,今天的狱都也是依旧那么平静。

**

前几次由于斩岛完成了一个亡者的任务,木舌决定把一些好酒弄来请大家喝酒,由于木舌的盛情邀请所以大家都去了。

当时大家围在一起,可以说在平腹的带领下场面十分热闹,这次田噛很难得的没有去揍平腹,只是静静地在那喝酒,佐疫与斩岛也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佐疫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就连谷烈也被鱓迫喝了许多酒,而木舌无疑是这里喝的最多的,肋角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这些狱鱓卒们欢快的交谈,他的嘴角也忍不住向上扬。

酒的香气在房间里蔓延,浓厚的使人喘不过气。木舌由于喝了太多酒倒下睡了,田噛也由于不胜酒力睡在旁边,其他人也差不多快倒下了,只有平腹依然在那里又蹦又跳的。肋角看到狼狈不堪的这些人,想着还是不要这样下去了就让他们赶紧回房间休息。

田噛的房间在平腹房间的隔壁,护送田噛回房间的这个任务便交给了平腹。平腹轻而易举地背着田噛朝他们的房间那里走去。

**

每个狱鱓卒都有他们自己休息的房间,内部的排布大致都差不多的,都是凭个人喜爱来布置。因为房间挨得近再加上两人是搭档的原因所以也会经常串门,平腹对于这里没有什么陌生感。接下来他坐在床鱓上,用较为温柔一点的方式把田噛放在床鱓上,要知道打扰田噛睡觉的话自己是吃不了什么好果子的。

平腹呼了口气,坐在田噛旁打算休息一下。他按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原本打算就这样躺下,睡在床鱓上。

嘛,反正也懒得回自己的房间了,就在这里睡吧反正只是会被田噛揍一顿而以。这样打着小心思的平腹就一下子倒在了床鱓上,像个孩子一样舒展身鱓体。只等他将头向他的另一边转去时,他发现他的脸与田噛的脸只有几厘米那么近。田噛可以说睡得很死,平腹第一次这么近的看着他,就好像又继续玩着他的玩具一样。他看着他那平静的脸颊,接下来又看向了他的眼睫毛,他的鼻子,他的嘴唇。红色的,诱人的嘴唇。

诱人?平腹的心里默念着这个词,有一点吃惊的是自己竟然这样形容田噛的嘴。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平腹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脱鱓下田噛的帽子,放在一旁。不知是由于喝了很多酒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田噛的脸上显现出粉红色,红色的嘴唇,泛红的脸颊,那红的,如同欲鱓望一般,平腹心跳的有点厉害。可能自己喝的有点多了。

好想摸一下。大脑给肢鱓体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平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他先尝试戳了戳田噛,以确认他是否睡得很熟。田噛没有什么反应,看来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醒来了。接下来平腹才开始抚鱓摸那张熟睡的脸,手指先碰到的是那柔鱓软的脸蛋,摸了几下,手上停留了几分留恋,他开始将整个一只手放在脸上抚鱓摸,然后向下移,手指碰到了嘴唇。大拇指像是画笔一般勾勒着嘴唇的轮廓。外表上看起来安静的平腹其实心里很急躁,他的心跳正在慢慢地加快,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好想,好想把手指放进去,放到田噛的嘴里。平腹的心里想着,屋里并没有酒香的蔓延,但是他感觉好热,好像酒精把他的身鱓体给点燃了,燃鱓烧着。一定是这个房间太热了。

平腹的眼睛开始向下移,由脸看向了脖子,衣服的领子几乎完全淹没了它。平腹咽了咽口水,他坐了起来,他的手抓鱓住了田噛的肩,把田噛的身鱓体挪正了一下,之后开始解鱓开的扣子,从动作上看出他有些烦躁与急促。这里这么热,田噛我帮你脱鱓下应该不会怪我吧。

很快地解鱓开了扣子,田噛的胸膛,腹部全都暴鱓露了出来,白鱓皙的皮肤,若隐若现的腹肌,漂亮的人鱼线,全都在平腹的视线之中。平腹的脸好像烧的更厉害了,脸与耳朵都很烫,而且好热,平腹的心跳的比之前还要快一点,他无法从田噛的身上转移注意力。平腹完全的压在田噛的上方,他开始注意着他的颈部,他的喉结,平腹慢慢地凑近,他想去吻上那块皮肤。

直到脸已经靠在了脖子上后,他开始疯狂的吻着那充满诱鱓惑的地方,平腹尽量没有用自己的尖牙弄伤田噛,无论是吵醒还是弄伤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结果。田噛身上没有什么味道,就是普通的香皂之类的味道,另外有一些酒的味道,但平腹却觉得自己是在尝着美食一样舔鱓着田噛,舌鱓尖上停留着很甜的味道的样子,这种只属于田噛的气息像是在麻痹着平腹的大脑。好想全部都吃下去,还想要更多。

脖子上沾着透鱓明的液鱓体,那块皮肤被染上了红色,显得极其的诱人,经过刚刚的动作田噛也感受到了什么,他开始喘气,但还是没有醒来。平腹开始由脖子转向其他地方,他的脸开始靠近胸膛,向那粉红色的乳鱓首舔鱓了过去,那看起来很诱人。光是舔鱓弄了几下就硬了,舌鱓头不断地搅动着,另一只手也在玩鱓弄着另一边的乳鱓首,田噛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胸膛随着打乱节奏的呼吸上下伏动,时不时地发出很小的呻鱓吟声与喘息声。田噛的乳鱓首比刚才的更红了,平腹终于停止了舔鱓弄,那粉色的地方泛着光,显得荡漾不堪,他抬头看了看田噛,原本泛着红色的脸更红了。

平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下鱓体已经硬的不行了,他喘着粗气,身上流淌着汗。

“田噛……”他喊着他的名字,他渴望着田噛。还想,还想要更多。

平腹开始解鱓开他的裤子,没有刚才的温柔,像是已经忍不住了。裤子与内鱓裤都脱到一半,到达军靴的地方。田噛的下鱓体已经半勃鱓起了,平腹看着田噛后面的小鱓穴,咽了咽口水,先试探性地放进了一根手指。

“啊。”田噛忍不住叫了出来,声音相比起平常要高一点,这是平常看不到的,平腹用手指向里面插得更深,直到他碰到小鱓穴里的一个点。田噛的声音又被抬高了,呻鱓吟的声音越来越大,这让平腹很开心。平腹看到了与平常不一样的田噛,而他觉得这样的田噛很可爱也很诱人,他接下来放进了两根手指,不断地在小鱓穴里抽鱓搐,动作越来越快,他的下鱓体已经硬的不行了,他拉下裤子的拉链,以免自己待会儿射在裤子里。直到他放进三根手指后,田噛好像身鱓体抖动了一下。

田噛的脸上有一种读不出的表情,好像是很享受却又皱着眉头,一丝透鱓明的液鱓体从嘴里流露鱓出来,那样实在是太下鱓流了。田噛的手在抓着传鱓单,汗液弄鱓湿鱓了整个身鱓体,小鱓穴变得湿鱓润柔鱓软起来,有不明的液鱓体流下来,小鱓穴内不断地收缩发出的声音异常的荡漾,将手指包裹鱓住。等平腹把三根手指插到深处时,田噛射鱓了出来,伴随着他那无法抑制住的尖鱓叫。

“哈…哈…”田噛喘着气,头向后仰着,不自觉地张鱓开了嘴,看到了舌鱓头。平腹的手上残留着奇怪的液鱓体,他开始脱掉自己的帽子,亮茶色的头发上沾着水滴,接下来开始解鱓开衣服,平腹脱鱓下了衣服,身鱓体上的肌肉比起田噛的要更多更壮一些,身上的汗液沿着身鱓体上的线条慢慢流下。

“平腹?”这个声音。

平腹急忙地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田噛。田噛看起来有点迷茫,大脑十分混乱,由于刚才的快鱓感冲击,他现在没办法做起来,只是挪动了一下脚。

完了,田噛醒了。自己刚刚做的事情,田噛绝对会把自己碎尸万段的。心里不断地想怎么办怎么办。田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他较为清鱓醒了一会儿,看见自己那脱得快差不多的衣服和裤子,以及半鱓裸的平腹尝试露鱓出微笑的脸之后。

他突然知道了什么。田噛现在以这样的姿态呈现在平腹面前,自己被看光了,而且还是被那个笨鱓蛋平腹。顿时羞耻感油然而生,原本呈现粉色的脸现在更红了。

平腹现在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即便平腹是个笨鱓蛋但他也知道自己对田噛做的事情是不可原谅的。所以他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

“平腹你———”就在田噛想要一拳给他揍过去时,平腹突然抓鱓住了田噛的双手,以绝对的力量压鱓制住了田噛,田噛被这突入而来的力量吓到了。

“抱歉,田噛。我之后再给你解释。”话音刚落,平腹急躁的心已经无法掩饰了,他将自己的下鱓体对准了田噛。田噛还没有反应过来平腹想要干什么,就感觉到自己的下鱓体被什么东西顶鱓住了,那粗鱓壮的东西一下子冲进了自己的小鱓穴。

“啊————”田噛毫无遮掩的叫了出来,这太突然了。那根粗鱓大的东西就在自己的身鱓体里面,而且插得很深,身鱓体里对那东西出现了排斥感,自己的手想要去抓鱓住什么却发现它早已被平腹紧紧地抓鱓住,平腹舔鱓了舔自己的嘴唇,自己的肉鱓棒被田噛收紧的小鱓穴紧紧地包裹鱓着,这使他变得亢鱓奋起来。他开始移动起来,用自己的肉鱓棒去顶撞田噛的小鱓穴。

甬道里充盈感突然变成了猛烈的攻击,田噛实在是忍不住又叫了出来,他想要用手去遮住自己的嘴,这实在是太丢人了。但他做不到,平腹的动作猛烈,原本就是个感情用事的人现在是什么都无法阻止他了。田噛忍不住动了动自己的腿,他现在除了被平腹捅其他什么都做不到。两人的靴子都没有脱鱓下过,即便靴子将床单弄得到处都是鞋印都已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平腹松开了田噛的双手,田噛下一秒便抓鱓住身下的床单。还没等维持这个姿鱓势很久,一道蛮力将田噛翻了过去,现在的田噛侧躺着。平腹抽鱓搐的幅度不是特别大,他俯下鱓身,开始舔鱓着田噛的耳朵。

“啊…不要!平腹…不要……舔…嗯——”温鱓湿的舌鱓头沿着耳朵的轮廓舔鱓了个遍,粘鱓稠的唾液沾满着,他好像不在意是不是很脏。田噛喘着气,一股麻酥鱓酥的电流由耳朵传向身鱓体其他地方,他忍不住睁开眼睛看了看平腹,平腹的眼睛这个不怎么亮的房间里像是发着光。现在的他就是一条金瞳狂犬,一头金瞳饿狼,那眼神流露鱓出的饥饿感是田噛从未见到过的,他喘着粗气张着嘴,极度的饥鱓渴。田噛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水,那双橙红色的眼睛像是熟透了的鬼灯,好想全都占为己有,好想全都吃下去。

狂犬被身下的人所诱鱓惑,黄鱓色被那诱人的红色浪潮淹没,狂潮即将来临。

每一次顶撞像是要要了田噛的命一样,自己在被平腹上着,那个平腹,自己的麻烦搭档,可自己却觉得一点都不讨厌。平腹咬了下自己的下嘴唇,自己在上着田噛,那个田噛,自己那怕麻烦的搭档,总感觉有点不可思议,那个面瘫田噛竟然会露鱓出这样的表情。

肉鱓棒不断地摩擦着甬道,田噛的嘴里流露鱓出比刚才更多的唾液,痛苦与快鱓感不断地麻痹着自己的身鱓体,大脑差不多一片空白,他好像快要缺氧了。之后平腹完全地将肉鱓棒顶了进去,那种使人欢快的电流一下子快速蔓延。

“啊————”田噛差点叫破音,他们两个可以说同时达到高鱓潮,平腹射在了田噛里面,滚鱓烫的粘鱓稠的精鱓液射鱓进了田噛的小鱓穴,田噛的肚子上全都是精鱓液。平腹这个时候抬头看了看田噛,由于不断地挣扎田噛的衣服已经皱的不行了,两边的肩头就这样裸鱓露着,凌鱓乱的衣服想要遮住一些地方但也只是徒劳,嘴唇被唾液弄鱓湿泛着光。平腹不知道怎样形容这样的田噛,性鱓感,诱人,可爱,美丽。他想怎样都行,无论是怎样的田噛平腹都看不厌。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平腹抽鱓出自己的肉鱓棒,许久未有的空虚感让田噛忍不住呻鱓吟了一下。

平腹紧紧地盯着田噛的嘴唇,他想起了自己一直都很想鱓做的事情。平腹低下了头,田噛好不容易把脸转了过来,两人现在又挨得很近了。

“田噛,我能吻吻你吗?”平腹的手压在田噛的脑袋周围,就好像怕他不接受他的请求,怕他逃跑一样。田噛看着平腹,看着他的黄鱓色鱓眼睛,轻轻地“啧”了一身,他伸出自己的手环住了平腹的脖子,吻鱓向平腹。平腹对于田噛的主动感到惊讶,不如说是惊喜。不知不觉中田噛坐到了平腹的怀中,田噛主动地吻着,像是安慰一个孩子一样。空气中可以听到两人的接鱓吻声,起初只是温柔的接鱓吻,慢慢地变成了充满欲鱓望的舌吻,平腹将舌鱓头伸进田噛的嘴中,用舌鱓尖去触鱓碰口腔中的软鱓肉,之后变成了舌鱓头与舌鱓头的缠鱓绵,吮鱓吸着对方的唾液,平腹将手放入田噛的发鱓丝间,黑色的头发已经湿的不行了,两人抱得越来越紧,田噛的嘴边流下不明的液鱓体。

两人吻了很久才分开,田噛的嘴唇被吻肿了一点,红色的像是樱桃一般。平腹向下舔鱓去,舌鱓尖从下巴一直舔鱓到喉结,之后是颈窝。这种痒痒的酥鱓麻感让田噛叫了一下,平腹的手正在抚鱓摸鱓着他的臀鱓部,田噛知道平腹接下来想要干什么,因为他感受到他的又再次勃鱓起来了。那个硬鱓硬的东西抵着屁鱓股,平腹不断地揉鱓捏着柔鱓软的臀鱓部。

接下来又将肉鱓棒插鱓进了小鱓穴中,没有像刚才大叫起来,田噛一下子咬住了平腹的肩膀,性鱓器一下子顶到了最深处,这也使他紧紧地咬着不放,平腹开始动了起来。每一次都被那个粗鱓大的东西顶撞着,比起第一次来说要更加的强烈,那根烫烫的肉鱓棒在甬道里摩擦,像是要撕鱓裂的感觉。

田噛开始抓着平腹的后背,指甲恨恨地抓出了红色的痕迹,平腹身上的肌肉给他带来了莫名其妙的安心感。这种伴随着痛苦与快鱓感的滋味是从未有过的,不如说两人都爽呆了,田噛开始松开自己的嘴,牙齿上沾满了平腹的血液与汗液,奇怪的味道,铁锈与腥味。

平腹又再次地把田噛压在身下,他开始去吻田噛的锁骨,手还不自觉地去爱鱓抚田噛的胸膛,与其说是爱鱓抚不如说是粗鱓鲁地搓鱓揉鱓着,身下还不忘顶撞着田噛。平腹的嘴里全是田噛的味道,田噛的汗液与唾液,充满情鱓欲的味道。小鱓穴如同发鱓情般包裹鱓着性鱓器,痛感渐渐地消失了,那种顶撞带来的高鱓潮再次来临。

就在田噛想要休息一下的时候,平腹掰鱓开田噛的嘴与他接鱓吻,用手在沾了什么东西在田噛的脸上,田噛与平腹都尝到了,那是他们的精鱓液,白色的东西滴到了嘴里,腥臭味与汗液的味道融合在了一起,田噛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只想与他接鱓吻,与他做鱓爱。

两人不知道做了多久,只是觉得这个夜晚很漫长而,房间里十分的燥热,被灌醉了的似的陷入欲鱓望之中。两人抛开了狱鱓卒的身份,像是两个普通人一般寻欢做鱓爱。

**

第二天早上,当田噛醒来看到自己衣鱓衫鱓不鱓整地躺在床鱓上,旁边还躺着没穿衣服的平腹时。他已经把“叫醒平腹很麻烦”这种事抛在了脑后,因为怒气已经远远的大于了这个。

“平腹你给我死起来!!!”

哐————

田噛手抄着鹤嘴锄向平腹那里摔了过去,平腹虽有很大的脾气但在田噛的威慑下他现在最好什么都不要做,接下来迎接他的是一顿暴打。

“对不起!!田噛!!”平腹土下座道歉,他抬头想看看田噛时,发现坐在床鱓上鱓翘着腿的田噛脸都黑了一半了。床鱓上可以说是不堪入目,汗液打湿鱓了一半床单,上面残留着白色的液鱓体与黑色的靴子印。

“平腹,你是不是很久没打你了脑子又不好使了?”田噛用带有威胁性的话问平腹,平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被鹤嘴锄砍得七零鱓八落的了,虽然狱鱓卒不会死但还是好鱓痛啊。

“田噛你听我说,我们两个昨天肯定都是喝醉了啦!所以才会这样的!”平腹看见田噛站了起来,马上就要拿起鹤嘴锄,就知道自己离死也快不远了。“田噛我最近一直都怪怪的来着!!!!”

“怪怪的?”田噛歪着头看着他,稍微停止了走动,“你不是很正常的吗哪里怪了?”

“真的了田噛!我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一直都很想盯着你看!不管是工作还是没有工作,都只是想看着你!而且越看越久!!昨天喝醉了一点酒,本来想直接在你的床鱓上睡觉的,但是看着你却又睡不着了,之后就想着想着,之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是真的田噛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啊!!!!”

田噛安静地看着平腹,虽说刚才的理由在平腹和田噛的心里都觉得很扯,但是田噛的脸变得和谐起来,虽说任然皱着眉头。

“田噛?”平腹看田噛没有说话,“田噛你看我是不是生病了?”

“你这不叫生病。”田噛慢慢地走近鱓平腹,敞开自己的衣服。

“你也不看看你昨天做的有多过分!你看这里这里,全都是被你抓的!!到现在都没有恢复!!”田噛的胸口处附近有一些淡紫色的抓痕以及手印,还有红肿了的咬痕与吻痕,看到这个的田噛脸又黑了起来。

“田噛你原谅我吧!!对不起!!!我什么都会听的什么都会做的!!!!”平腹脸红着看着田噛,联想起昨天晚上的田噛实在是太性鱓感了。

“啧。”田噛看着他,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平腹大吃一惊。

田噛垫了一下脚,由于身高差原因,他轻轻地吻着平腹,这只是一个清纯的吻,没有唾液的纠缠。平腹惊讶地看着田噛,他也只是被吻着,没有做其他事。

结束的吻让两人再次接鱓触到了空气,氧气开始流入肺部,这虽不是两人第一次接鱓吻但却有种无法用言语解释的奇妙感。

“我先去食堂吃饭了,这床单太脏了你帮我去洗了。”田噛给平腹留下这样的一句话自己先走出门去。“还有,”田噛停了下来“我不是笨鱓蛋,你的那些小动作我一直都知道的。”

平腹好像呆了一样,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上面残留着田噛的味道。下一秒他恢复他那应有的笑容,穿上了衣服,看上去像是个刚得到糖吃的孩子。

田噛走在走廊上,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唇,脸红的不行了。想起自己刚刚做的,简直是荒谬,一边走着,一边回想起平腹说的一切。

“田噛我跟你说————”

“一直都想要看着你———”

“田噛我是不是生病了————”

“田噛————”

明明是个笨鱓蛋而已。却觉得这个笨鱓蛋说出了十分甜腻的话,刚刚的那个举动也挺可爱的。回想着昨天晚上,疯狂的金瞳以及那健壮的肌肉,结实的腹肌。

“田噛,我想要吻吻你。”

田噛拍了拍脸,停止去想那些。

“真的是。喜欢上你这个笨鱓蛋的我也是蠢毙了。”

**

之后当大家看到平腹开开心心的抱着一堆看起来又凌鱓乱又有点脏的床单去洗的时候,他们好像明白了什么。

END.

**************

感谢大家看到最后,这是我入鱓狱都事变后写的第一篇文,感觉平腹和田噛这对cp站在一起很萌啊便写出了这样的肉文,于是人生中的第一篇肉献给了平田~~

原本是打算分上下写的,结果还是混合成了一篇文章,下一次有机会的话再写肉文或写其他cp的肉文,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关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126)
©阿墨子 | Powered by LOFTER